新聞 評論 機構 信用卡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金融資訊 > 財經要聞 > 國內 > 正文
分享到:0

2018年出生人口圖譜:廣東“最能生”東北出生率墊底

www.uejdfn.tw  2019-05-07 09:06:26    來源:新浪財經    

  在35歲這年,常俊峰一年出入健身房的次數超過了以往10年來的總和。只有他自己明白,這突如其來的“愛好”背后,是二孩點燃了他對健康的渴望。

  “在石家莊這樣一個二線城市,就算月收入過萬,要養大兩個孩子也非易事,怎么敢生病。”常俊峰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一度勸誡身邊同事和朋友放棄要二孩的想法,“畢竟壓力太大了”。

  常俊峰并非孤例,曾被冠以“中國最愛生孩子省份”的山東,其生育意愿也在大幅下降,尤其二孩數量下降最為明顯。2018年1-11月,山東青島全市戶籍出生81112人,出生人口同比減少21737人,降幅達21.1%,其中二孩出生減少高達29.0%。

  不僅是二孩,全國都在面臨出生人口減少的情況。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的人口出生率為10.94‰,出生人口1523萬人,較上年減少了約200萬,人口出生數也創下了自196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對27個已發布2018年人口數據的省份統計梳理發現,去年有廣東、山東、河南3個省份的出生人口超過了100萬大關,廣東出生人口首次躍居榜首,山東出生人口量下滑明顯。從出生率來看,西部邊疆省份、華南、山東出生率較高,遼寧的自然增長率為負數。

  廣東超山東成“最能生”省份

  廣東去年已取代山東,成為“最能生”省份。

  數據顯示,盡管廣東省在2018年出生人數比上一年度少了7.65萬人,但仍保持了143.98萬人的高位增長。反觀“二胎”大省山東,其2018年出生人口相比2017年少了42萬人,出生人口為132.95萬人。

  山東、廣東、河南作為傳統的人口大省,其出生人口一直保持高位增長。2018年,3個省份的出生人口均超過了100萬大關。但從近七年的出生人口增長走勢看,山東受單獨二孩和全面二孩政策的影響最為明顯。

  在2012年和2013年,山東出生人口保持在110多萬的水平。2014年單獨二孩政策實施,當年山東出生人口達到了139.3萬人,比上一年增加了28.5萬人。

  盡管2015年山東出生人口回落到123.58萬人。但2016年全面二孩實施后,2016年全年山東出生人口177.06萬人,相當于全國的十分之一,比上年多出生53.48萬人。其中,二孩出生占比超過六成,達到63.3%,遠超一孩。根據山東省統計年鑒,2016年人口出生率已經達到了1991年以來最高。

  為何山東人最敢生?

  山東社會科學院人口研究所所長崔樹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這與山東省長期累積的生育意愿集中釋放有關。由于山東對生育的限制比較嚴厲,而人們的生育意愿相對比較強,因而在放開二孩政策之后會出現明顯的反彈趨勢。

  在崔樹義看來,縣域經濟發達的山東,城市發展以中小城市為主,房價相比北上廣以及江浙等地都要平穩很多,較低的養育成本也讓人們更敢于生育。但是,這一情況在2018年出現了“拐點”。隨著補償性生育基本消化掉,在反彈達到峰值之后,山東出生人口也出現了下降趨勢,這也是山東2018年出生人口出現明顯下降的主要原因。

  與山東不同,河南和廣東受二孩政策的影響相對較小。

  戶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2012年和2013年出生人口分別是125萬和130萬,單獨二孩政策實施后的2014年和2015年,微增到136萬左右,全面二孩實施后的2016年和2017年微增到140萬左右。到2018年二胎效應減弱后,下滑到127萬人,相當于回到2012年、2013年時期的水平。

  第一經濟大省廣東的生育率一直比較高,其中潮汕地區一直都是我國生育率最高的地區之一,粵西地區的生育率同樣比較高。

  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廣東出生率高有多個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東北、山東等地,廣東原有的國有經濟占比較少,體制外的人比較多。大量的青壯年人口流入到廣東,這部分群體也是生育的主力。此外,受氣候溫暖以及傳統生育文化的影響,廣東很多農村地區的生育率一直都比較高。

  京滬津出生率偏低,遼寧墊底

  從出生率上看,我國2018年的人口出生率僅為10.94‰,上一年度的出生率為12.43‰。從總體上看,各地的出生率均有所下滑。

  山東2017年出生率是17.54‰,2018年只有13.26‰。福建2018年出生率為13.2‰,2017年為15‰。甘肅、河北2018年出生率分別為11.07‰、11.26‰,2017年分別為12.54‰、13.2‰。

  北京、上海以及天津的出生率在全國排名較為靠后,分列倒數第4至第2名。2018年,北京的出生率僅為8.24‰,上海、天津的更低,分別為7.2‰與6.67‰,只有排名靠前的海南、青海、廣西等地的出生率的約一半。

  在崔樹義看來,發達地區的城鎮化水平提高,提高了居民在城市生活與子女受教育的整體成本。

  蘇寧金融研究院曾做過一項調查,如果將養育一個孩子作為投資,從出生到18歲高中畢業,總花費要超過21萬元,北上廣等城市更甚。

  整體成本的高企,加劇了人口出生減少的趨勢。以擁有1559.6人口的天津與僅有688.11萬人口的寧夏比,兩地2018年出生人口規模相當(天津為10.38萬人,寧夏為9.08萬人)。

  遼寧省2018年的出生率在全國墊底,僅有6.39‰。盡管東三省目前僅有遼寧的人口數據揭曉,但遼寧可謂是東北地區的典型。2018年遼寧出生人口為27.9萬,自然增長率為-1.00‰,減少了4.37萬人。加之外流的人口,去年遼寧常住人口減少了9.6萬人。

  遼寧人口出生率如此之低,與當地的工業化和城鎮化較早、獨生子女比例較大有關。胡剛分析,這跟近年來東北部分人口青壯年人口外流有關。東三省經濟放緩,工作機會少,青壯年人口外流,人口老齡化加劇,出生率就會進一步降低。

  崔樹義分析,這與人口出生慣性也存在一定關系。計劃生育較早的地區往往容易接受計劃生育的理念,生育觀念和養育模式也會因此發生轉變。

  以江蘇為例,作為類似廣東同樣經濟發達的地區,其2018年的出生率也并不高,僅為10‰。這與江蘇計劃生育政策執行較早、較嚴格有很大關系。

  一位來自江蘇“計生紅旗縣”如東的受訪對象表示,如東的計劃生育比全國要提早十年,開始于1960年代初,1970年代就走上正軌,實現了低生育水平。計劃生育政策對當地的生育觀念影響非常大,尤其是獨生子女夫妻因要同時負擔多位老人,如果再生兩個孩子就受不了。

分享到: 更多
大連金融網聲明:頻道所載文章、數據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金融觀點
合作媒體
地址:大連市沙河口區會展路33號環球金融中心6L
郵編:116011 電話:0411-83729593 傳真:0411-83729593
備案號:遼ICP備12001767號-1
版權所有:@ 2010- DLJR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連金融網
江苏7位数181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