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評論 機構 信用卡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金融服務 > 金融風采 > 企業名家 > 正文
李書福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

  北京,東三環,某個周五的黃昏,紅光中的車海疑似凝凍。你焦急地握著方向盤,正欲摁下長笛,發現左側的一輛轎車在幾秒鐘內,“變形”成兩個輪子的摩托車——然后,絕塵而去。
  他敢于用如此輕描淡寫的方式表達自己對汽車工業的判斷;十多年后,他堅持這樣的判斷——能組裝,就能拆分。于是,便有了研發“變形金剛”汽車的想法——不是“玩笑”。

關于擁堵

 “從眼前來看,我們的提議很難快速采納。但是會引起中央領導的重視。有領導認為,我們的提議是建言獻策,很有新意的。但是政策層實施的話,還是需要時間的。因此我們要開發適應于當前堵車的現實,要在產品技術上創新。”

記者: 我在網上看到是不是開玩笑的說法:李總跟記者講說吉利也好,Volvo也好,準備開發一個像變形金剛這樣的車,隨時拆卸。堵的時候拆成一個摩托車或機器人走了,是您開這么一個玩笑,還是發自內心要這樣開發?
李書福: 這不是開玩笑。這是適應各個城市擁堵的實際情況開發一個產品。
記者: 變形金剛的想法還是比較天馬行空的,那么大的家伙來拆卸,是不是在您眼里任何汽車的開發和技術上的攻關,都不是一個問題?
李書福: 調動企業科研人員的積極性,發揮員工的創造性,適應于社會對汽車的實際需求。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最起碼在思想上和戰略上要有這種安排,能不能出成果,這個要一步一步朝前推動。
記者: 收購Volvo以后,有新的想法和突破嗎?
李書福: 這個沒有總結過。Volvo是一個全球高檔的豪華汽車品牌,有自身核心價值理念。它的品牌內涵是安全、低調、高品位,所以有自身的一套價值。
記者: 從現在一些資料上顯示:Volvo和吉利的合作, Volvo去年員工的滿 意度是這么多年來最滿意的一年。您以前有兩個形容說,吉利和Volvo像一場幸福的婚姻,也說吉利和Volvo像親兄弟。
李書福: Volvo汽車和吉利汽車是兄弟關系,因為是不同的法律主體,不同的所有權,所以它們是兄弟關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團和Volvo和吉利汽車就是父子關系,這個概念一定要很清晰的。大家可能不清楚的,吉利控股集團不是吉利汽車公司。吉利控股集團投資了吉利汽車公司,也是吉利控股集團投資了Volvo汽車公司,所以吉利汽車和Volvo是兩兄弟。
記者: 我們知道在跨國企業的合作并購以后,往往會面臨文化方面的融合、觀念和制度上的挑戰,您是怎么做到Volvo員工去年在這十年來滿意度最高的?
李書福: 這個非常簡單。你講的思想就是要融合,其實對于Volvo來講,不存在融合的問題。因為Volvo還是一個Volvo,它還是全球的Volvo,只是說它現在要開拓原來沒有開拓中國市場。原來的體制決定了不能進入中國市場,因為中國有很多的政策和法律,和原來Volvo的體制不相適應。原來是屬于福特的一個最頂尖的品牌,總而言之是Volvo原來的體制和中國政策法律的原因,Volvo不能在中國大規模的發展。 現在它可以在中國大規模的發展了,但是Volvo還是Volvo,它沒有任何的改變,它不存在跟吉利哪一方面進行融合的問題,因為只是吉利控股集團,也就是說吉利和上海和黑龍江幾個投資主體構成了投資集團,來并購了Volvo汽車公司。只是在所有權架構上發生了改變,企業的各個方面都沒有發生改變,什么都沒有變。當然,新的框 架下要制定新的發展戰略。新的戰略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國戰略,我們在十幾天之前,專門在中國發布了Volvo中國戰略。這個中國戰略非常清晰,現在我們集中力量來推動Volvo中國戰略的實施。所以不存在你講的文化融合問題,這是一個常規的思維,人家沒有想,吉利和Volvo是不是需要融合,不存在。而是Volvo如何更好開拓中國市場問題,跟中國管理團隊或跟中國的員工如何有一個更好的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怎樣有一個更好的融合,而不是和吉利的融合。
“變形金剛”汽車

“從眼前來看,我們的提議很難快速采納。但是會引起中央領導的重視。有領導認為,我們的提議是建言獻策,很有新意的。但是政策層實施的話,還是需要時間的。因此我們要開發適應于當前堵車的現實,要在產品技術上創新。”

記者: 我在網上看到是不是開玩笑的說法:李總跟記者講說吉利也好,Volvo也好,準備開發一個像變形金剛這樣的車,隨時拆卸。堵的時候拆成一個摩托車或機器人走了,是您開這么一個玩笑,還是發自內心要這樣開發?
李書福: 這不是開玩笑。這是適應各個城市擁堵的實際情況開發一個產品。
記者: 變形金剛的想法還是比較天馬行空的,那么大的家伙來拆卸,是不是在您眼里任何汽車的開發和技術上的攻關,都不是一個問題?
李書福: 調動企業科研人員的積極性,發揮員工的創造性,適應于社會對汽車的實際需求。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最起碼在思想上和戰略上要有這種安排,能不能出成果,這個要一步一步朝前推動。
記者: 收購Volvo以后,有新的想法和突破嗎?
李書福: 這個沒有總結過。Volvo是一個全球高檔的豪華汽車品牌,有自身核心價值理念。它的品牌內涵是安全、低調、高品位,所以有自身的一套價值。
記者: 從現在一些資料上顯示:Volvo和吉利的合作, Volvo去年員工的滿 意度是這么多年來最滿意的一年。您以前有兩個形容說,吉利和Volvo像一場幸福的婚姻,也說吉利和Volvo像親兄弟。
李書福: Volvo汽車和吉利汽車是兄弟關系,因為是不同的法律主體,不同的所有權,所以它們是兄弟關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團和Volvo和吉利汽車就是父子關系,這個概念一定要很清晰的。大家可能不清楚的,吉利控股集團不是吉利汽車公司。吉利控股集團投資了吉利汽車公司,也是吉利控股集團投資了Volvo汽車公司,所以吉利汽車和Volvo是兩兄弟。
記者: 我們知道在跨國企業的合作并購以后,往往會面臨文化方面的融合、觀念和制度上的挑戰,您是怎么做到Volvo員工去年在這十年來滿意度最高的?
李書福: 這個非常簡單。你講的思想就是要融合,其實對于Volvo來講,不存在融合的問題。因為Volvo還是一個Volvo,它還是全球的Volvo,只是說它現在要開拓原來沒有開拓中國市場。原來的體制決定了不能進入中國市場,因為中國有很多的政策和法律,和原來Volvo的體制不相適應。原來是屬于福特的一個最頂尖的品牌,總而言之是Volvo原來的體制和中國政策法律的原因,Volvo不能在中國大規模的發展。 現在它可以在中國大規模的發展了,但是Volvo還是Volvo,它沒有任何的改變,它不存在跟吉利哪一方面進行融合的問題,因為只是吉利控股集團,也就是說吉利和上海和黑龍江幾個投資主體構成了投資集團,來并購了Volvo汽車公司。只是在所有權架構上發生了改變,企業的各個方面都沒有發生改變,什么都沒有變。當然,新的框 架下要制定新的發展戰略。新的戰略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中國戰略,我們在十幾天之前,專門在中國發布了Volvo中國戰略。這個中國戰略非常清晰,現在我們集中力量來推動Volvo中國戰略的實施。所以不存在你講的文化融合問題,這是一個常規的思維,人家沒有想,吉利和Volvo是不是需要融合,不存在。而是Volvo如何更好開拓中國市場問題,跟中國管理團隊或跟中國的員工如何有一個更好的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怎樣有一個更好的融合,而不是和吉利的融合。
關于汽車

李書福曾透露,他從小就喜歡汽車,經常用繩子牽著泥巴做的汽車滿地跑,為此還老挨大人罵。

如今,生活中的李書福也喜愛開車,他對大遼財經說:“誰不喜歡?我相信汽車誰都喜歡的,可能女孩子程度稍微弱一些,男人熱度會高一些,反正我是很喜歡的,我也愿意開。”

記者: Volvo這么一個國際品牌,以前在國際市場非常成功,在中國市場之前有遺憾的地方,現在進入中國以后,作為普通消費者來說,很關心如何實現本土化的問題?
李書福: Volvo現在非常重視中國市場。Volvo原來主要是在歐洲和北美地區,都是在非常發達的國家和要求非常嚴格的市場參與競爭。現在要進入中國市場一定要結合中國市場的實際情況,了解中國用戶的實際需求,來開發適應中國市場競爭新的產品。這一點Volvo已經非常了解和明白中國的消費者需要什么樣的產品。
記者: 已經有研發的過程嗎?
李書福: 已經進入戰略實施階段。
記者: 能知道大概的時間段嗎?
李書福: 我剛才講了我是其中一員,Volvo董事會是很強大的董事會,都是由世界上尤其是歐洲汽車行業里面非常有影響的人物構成的董事會。我也是積極參加,當然對于中國的產品我有一定的發言權。在堅持Volvo安全、低調、高品位品牌內涵繼續發展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在安全與環保領域全球領先地位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優秀的企業文化的前提下,如何結合中國市場實際情況和中國消費 者的現實需求,把兩個方面都要組合起來,然后開發出適應于中國市場競爭的產品,所以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課題。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我相信Volvo的研發人員,以他們的能力,核心的價值理念以及企業的追求,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記者: 在商業布局上,我們現在看到工廠一個在大慶、一個是在成都,布局是東北和西南,在商業布局上還有什么考慮嗎?
李書福: 中國是一個比較大的國家,國土遼闊,市場情況也不一樣。要根據中國市場情況、用戶分布,以及國家戰略,這些全面結合起來考慮,因為Volvo進入中國,要經過中國政府的審批,不是完全按照企業自身的要求就可以實施的。企業自己先提出戰略布局的安排,然后向國家有關部門提出申請,得到批準以后才能實施,還是需要一個艱難的工作過程。
記者: 當時,選擇東北和西南,您的考慮是什么?
李書福: 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大慶是城市轉型,這些都是國家非常重視的。我們商業計劃一定要和整個國家的大戰略大方針結合起來,不能自搞一套,這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另外,東北有特殊的氣侯優勢,有特殊的環境優勢,這跟汽車工業有一定的自然規律。大慶和瑞典 哥德堡從地球緯度來講是完全一樣的,很多工藝可以直接引用過來不需要太多的研究。Volvo車為什么很安全,這其中也是一條,因為生產地就在北歐。所以都是根據自然環境進行適應性的開發,長期以來在這樣環境里開發產品,對產品的安全性有天然的優勢。所以大慶在自然資源方面有優勢,和哥德堡的緯度是完全一樣的。另外,大慶市政府也是參與并購Volvo非常主要的一個股東,這些因素系統的組合起來來考慮的。
記者: 現在吉利控股已經走出國門跨出亞洲了,在國家號召國有品牌要走出去,從并購Volvo以后,有沒有考慮吉利品牌如何走出去,有什么想法?
李書福: 從2007年開始實施戰略轉型,吉利在保持價格優勢的前提下,不打價格戰。打技術戰、品質戰、服務戰、品牌戰和企業的道德戰。所以,我們沿著這樣一個基本的戰略,推動吉利汽車工業的全球戰略,首先把中國市場做穩做實做好,然后不斷走出國門走向世界,這都有具體的安排。
記者: 想問一下李總,您跟Volvo合作之前開過Volvo車或坐過嗎?
李書福: 其實,我們早就買了Volvo。我們香港吉利汽車0175這個上市公司,一開始買的就是沃爾沃,牌照就是0175。我們很早就有這個想法,一直在研究Volvo,這是一個非常值得人尊敬的一個汽車 公司,我們一直研究Volvo這樣一個偉大的品牌。
記者: 從個人事業來說,您的事業和汽車行業緊緊聯在一起,從個人喜好來講,您喜好汽車這個消費品嗎?有人喜歡手機,有人喜歡數碼產品,您喜歡汽車嗎?
李書福: 當然喜歡。
記者: 喜歡開嗎?
李書福: 誰不喜歡,我相信汽車誰都喜歡的,可能女孩子程度稍微弱一些,男人熱度會高一些,反正我是很喜歡的,我也愿意開。
記者: 如果我問你最喜歡什么品牌?那您肯定喜歡Volvo?
李書福: 那當然,也喜歡吉利汽車。
關于財富

“我總覺得一個企業、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想有競爭力,肯定要注重精神文明的建設。重視精神世界的發展,只有把精神文明建設和精神世界發展好了,物質基礎自然而然來了。物質受精神控制的,精神會變很多物質出來。所以精神是第一的,興趣、信仰、理想、追求這些東西都是大前提,在這個大前提下,要想創造一切人間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的。”

記者: 現在說上您的名字,大家都會在前面加一個標簽“億萬富翁”,您對這個標簽感興趣嗎?
李書福: 談不上感興趣和不感興趣。人的生活離不開物質基礎,但是人的生存和發展除了物質基礎更重要的還是精神的力量。精神是可以化為物質的,但物質很難化為精神。物質有可能會消磨人的精神和意志,所以怎么理解和要求自己,怎么認識和研究精神和物質的關系。“億萬富翁”對我來講沒有特殊的感覺。
記者: 這是不是您創造吉利大學的想法?
李書福: 創造吉利大學是為了發展吉利汽車行業。首先建設技師技工的學校,然后發展大學、再做本、研究生、博士生的培養,這是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教育為實業提供服務的,為人類進步和社會文明提供服務的,不是獨立的、必須要依附于整個社會各個行業當中。創業就是實施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記者: 我相信吉利大學很多學生包括您的員工,還有社會上很多年輕人,您都是他們的榜樣,最開始你創業的經歷給他們很大的啟發和激勵,你鼓勵年輕人創業嗎?
李書福: 創業也有不同的概念。大家講的創業基本上就是自己做一個公司,自己單干就是創業。但是,我覺得創業可以在一個企業里面,或者在某個機構里面,實現自己的理想和追求,這也是一種創業。比如,你自己寫書也是創業,不一定都要開一個公司。我覺得,還是要鼓勵大家去創業。創業不能完全停留在自己一定要申請一個營業執照,這樣才叫創業,我想這可能不全面。
記者: 覺得自己有一份工作,有一份執著的事業,堅持下去這也是創業?
李書福: 這是組成部分。我原來給生產隊放牛,我覺得這也是創業。放羊,給人家拉風箱,那時候沒電。創業不是非要自己搞一個企業才叫創業。創業有大有小,創業有不同的定位和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人背景都不一樣。如果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選擇一份工作,其實這就是創業。
記者: 今天的回答讓很多網友對自己做的工作有了尊嚴感,做什么事情都是在創業。李總您很會鼓勵年輕人的積極性。我看到很多人在網上把您叫做“李哥”。
李書福: 他(她)們比我小,就叫李哥。
記者: 哥,還有尊敬的意思。李總、李先生、李委員、李哥,你喜歡哪個稱呼?
李書福: 這個沒有關系。網絡有很多新的語言出來,說什么都可以,我不在乎。
記者: 您平時上網嗎?
李書福: 也上網。
記者: 你準備上微博嗎?變形金剛就是,我從微博上知道你有這個創意的。
李書福: 這個就是直接參與討論了。我還沒有時間,可能也不適應,因為我有時間很直白的表達自己的意見,人家不一定非常理解。
記者: 你有偶像嗎?
李書福: 這個世界幾千年過來了,多少人非常受人尊敬的,這些都是我們偶像。所以人說活到老學到老,要學習的對象都是偶像。列舉具體的例子也不好舉,但是我覺得偶像很多的。多少人需要我們尊敬的,多少我們學習的,這都是前人創造出來的。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我們尊敬和學習的。
記者: 您這句話值得向網友傳播,網友主要是年輕人居多,騰訊年輕的網友比較多,因為這是一個偶像化的年代,我特別希望您對騰訊的網友說幾句話,也希望對騰訊微博的用戶寫幾句話,要不先對騰訊的網友說幾句話。
李書福: 對網友首先向大家問好!大家上網也很辛苦。要關心社會的進步,關心人的發展,也關心各方面信息的變化,尤其現在世界日新月異,有時候突然風云變化,是需要上網。
后記

幾年前,也采訪了李書福。當時,收購Volvo還在進行之中,沒有定論。

就問他,李總,假如收購Volvo不成怎么辦?

“沒關系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中國人在收購這個偉大的品牌!”

信心依然,每次見到李書福幾乎都是這個感覺。后來,大家都知道,李書福收購成功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李書福和吉利。

李書福就是這樣一個敢想敢為的人。他講究實戰,但不蠻戰。

這次,來騰訊演播室也是他少有的到商業門戶做客。收購Volvo一段時間后,他開始刻意地遠離媒體,可能他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Volvo的戰略上。

從去年年末開始,他在一些論壇上表示,Volvo汽車和吉利汽車是兄弟關系,而不是別的。

在騰訊演播室他進一步解釋了這個關系:Volvo汽車和吉利汽車是兄弟關系,因為是不同的法律主體,不同的所有權,所以是兄弟關系。但是吉利控股集團與Volvo、吉利汽車之間,就是父子關系。

他特意強調,吉利控股集團不等同于吉利汽車公司,并強調自己僅是沃爾沃全球董事會中的一員——當然,非常重要的一員。

而對于外界一直關心的文化和經營思路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問題上,李書福說,對于Volvo來講,不存在融合的問題,因為Volvo還是一個Volvo,還是全球的Volvo,只是說現在要開拓原來沒有開拓的中國市場。

但是,李書福表示,在堅持Volvo安全、低調、高品位品牌內涵繼續發展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在安全與環保領域全球領先地位的前提下,在尊重Volvo優秀的企業文化的前提下,如何結合中國市場實際情況和中國消費者的現實需求,把兩方面組合起來,然后開發出適應于中國市場競爭的產品,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課題。

轉載來源:騰訊大遼網財經獨家稿件 轉載請注明出處!

地址:大連市沙河口區會展路33號環球金融中心6L
郵編:116011 電話:0411-83729593 傳真:0411-83729593
備案號:遼ICP備12001767號-1
版權所有:@ 2010- DLJR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連金融網
江苏7位数181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