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評論 機構 信用卡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金融服務 > 金融風采 > 企業名家 > 正文
王石萬科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

  王石說,他下一步探險任務是去航海、環球航海,登山暫時告一段落。
  去年5月22日,王石從南坡登頂珠峰,從而進入了從珠峰北坡和南坡都成功登頂的登山者行列。同時,他也創下國內最年長登頂者紀錄。這是一次意義深遠的登山行動,不僅是他勇于自我挑戰、尋求精神超越的集中體現,也是對自己靈魂的又一次洗禮。

面對死亡

 從1998年到現在,玉珠峰、章子峰、乞利馬扎羅、北美洲麥金利、哈巴雪山、珠穆朗瑪峰、阿空加瓜峰、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士峰、澳洲最高峰科修斯科峰、查亞峰、馬納斯魯峰,都被王石一次次跨越和征服。

一次攀登,就是一次面對死亡的過程。

記者: 王總,您好,謝謝您接受騰訊大遼財經《商業人生》訪談。你的新書《靈魂的臺階》剛剛出版了,想告訴大家什么呢?
王石: 我寫的是2008年前登山的事,書寫的是對我感受最深的事情。另外,突然一想,我登山也有10多年了。 我是從1998年開始登山的,到2008年正好10年,也很想寫本書。實際上,下山之后差不多半年時間,這本書的初稿就出來了。但正好2009年的年初、2008年年底,我又去了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回來以后對耶路撒冷的印象特別強烈。 轉而就寫那本書《徘徊的靈魂》,實際上這本書先出的。之后,到了2010年,登完珠峰完成之后,這本書才出來。《靈魂的臺階》實際上差不多醞釀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記者: 登山很容易產生危險,您又是知名的企業家,存在一種悖論。就是您身上有責任,同時您還有這項愛好,對這種矛盾你是怎么看的?
王石: 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問過,甚至質問我,作為一個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你這樣去登山,萬一出了問題,對你的股民負責?不負責? 像這樣的質問。我認為,不僅僅是作為董事長的責任,其實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有“父母在不遠游”的說法,就是你要對父母負責任。換句話說,你去登山,本身對父母就不負責任。再往下深究,你是有家室的人,有家庭、有妻子、有小孩,這就不僅僅是老人的問題,是不是對妻子、孩子也不負責任?再來講,朋友之間也替你擔驚受怕,是不是你對他們也不負責任? 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實際上歸根到底來講,按照負責的話,除了朝九晚五,按時上班、下班之外,什么都不能做。這個邏輯再推下去,就沒法推了,越推越保守,越推越可怕。我們再回到原點來講,還是作為人的一個個性,生命首先是對自己負責。
關于責任

在王石看來,“登山既是人生的濃縮,也是人生的延長;存在的意義,就是存在”。

很有哲理性,發自靈魂深處的感悟,就是那種處在特別環境中轉瞬即逝的感悟。像著名極地探險家南森曾經說的那樣:靈魂拯救不是來自于喧囂文明中心、而來自于孤獨寂寞之處。

記者: 對自己生命負責是什么呢?
王石: 你要做你想做的事情,覺得這一生無所遺憾,就是對自己生命負責。不能說為了孩子怎么樣、為了母親怎么樣、為了股東怎么樣,最后遺憾了。遺憾也沒有用。 所以首先作為一個個體,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對企業負責的是非常清楚的:我是不是盡了責?是不是盡了職?我已經盡責盡職、自己能支配時間,就做我想做的事。 我喜歡探險。如果說當董事長就不能探險,那我寧可不當董事長。因為,我創建企業就是一種探險,從某種意義上成功了,正因為成功,才給我創造了想做其他探險的空間。 所以從這個邏輯來講,恰好這種探險是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覺得更充實,才覺得我的成功很值得。在探險當中,我的體會反過來,又進一步帶動企業往前走,讓企業也帶有一種探險往前走。到現在看來,當然,如果出了事,一切都無從談起,問題是沒出事。我只能說, 我是在探險,我對我自己負責,我對企業也是負責的。
記者: 在《靈魂的臺階》中看到,你登山過程中看到很多登山者的尸體,那么,會產生恐懼感嗎?在你們登山過程當中,這種恐懼感是時時刻刻都在的嗎?
王石: 應該是幾種情況。如果恐懼時時刻刻都在的話,可能會半途而廢,可能下次就不登了。面對死亡,實際上對這個課題來講,你如不登山,也會死。你如不登山會發現,很多危險也是時時刻刻存在的,所以才有抑郁癥,才覺得活得不值得。 登山當中,所面臨的環境更極端一些,危險可能性更大一些,要考慮的問題更多一些。比如說,環境很惡劣,你很難受,晚上睡不著覺,第二天早上會不會起不來了?明天登山是不是冰崩、雪崩,可能就離開人世了?這個極端環境,更讓你直面死亡而已。
記者: 遇到這種極端的情況多嗎?
王石: 當然會遇到一些場景,會讓你心怦怦跳,讓你馬上感到恐懼。比如,路上遇到了登山者的遺骸就在你前面,擺在那里。你又聽到,在哪兒、哪兒,剛遇難了4個。你路過就看著墓地在那里,有出生年月,甚至會發現很多人比你小得多。 比如,這次登希夏邦馬,在那里我們給北大山鷹社5個遇難的山友豎紀念碑,做了塊靈牌。在靈牌上,會發現他們的出生年月,只有一個是70年代末出生的,4個全是80后。我是1951年出生的,當然了會有這種強烈的反差感覺。按年齡,按人生經歷,那牌子其中一塊應該是我的,不是他們的,但卻是他們的。

王石認為,人生的追求就是死而無憾,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另外,還要有一個把握自己的能力,不能登頂也要登頂的時候,往往最后付出的代價就是生命。

換句話說,要量力而行。

記者: 通過登山,再回到現實當中,是不是把一些東西都看淡了?
王石: 應該恰恰相反,下來了更珍惜。無論是對所經歷的事、經歷的人,還是對生命本身的態度。從第一個層面來講:從經歷的事情來講,登山是非常惡劣的環境。我們現在的社 會,尤其是像我這樣的階層,是物質過剩時代,什么東西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比如說,你住賓館商務間,一般會給你擺一盆鮮花,有水果盤。你覺得很理所當然,我相信你也有這樣的經歷。會不會在你住的賓館給了你水果,你感覺水果真好,會不會?不會。因為現在水果也都便宜,很鮮艷。但是你進了山,這個天氣非常惡劣,在帳篷里,這時候山友從他的羽絨袋里掏個蘋果給你的時候,會感到非常珍惜,感到友情了。 所以從山上下來之后,對待這些東西,也就是原來你熟視無睹的東西,你感覺到很親切、感到很珍惜。就是通過登山惡劣的環境,更珍惜現在的文明,更珍惜現在物質帶來的東西。 第二,從某種意義上講,怕死是人的一種本性。但是,另外一方面又覺得死亡是很遙遠的事情,和我沒有關系。如體檢后,突然說某人得癌癥了。馬上五雷轟頂、緊張了,感覺馬上離開人世,這時候才感覺到死亡的急迫。 但是在登山當中,每次進山都面臨這樣的問題。你怎么樣面對?這時候才珍惜,覺得生命是很脆弱的,生命是很可貴的,更珍惜每一天。不是看淡,是更尊重、更珍惜。
記者: 登山過程中我們看到很多人是半途下撤了,很遺憾的,登頂的只是一部分人。登山,是以登頂與否論英雄嗎?
王石: 登山像做任何事情一樣,當然帶有一定的難度,一定的不確定性,尤其像8000多米的山峰,不是每個人想登,每個人都能登頂的。 據我所知,登頂珠峰未果,次數最高紀錄的人,是登了七次也沒到頂。這次我們到了尼泊爾,從南坡登山,一共是18個人,可是只上去了12個。其中有一個從日本來的老太太,70歲了,她這次是第五次攀登了,但還沒有登頂。 帶來另外一個話題,登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登頂是其中一個目的,但是不是不登頂就失敗了?第二會看到個別人登頂峰了,但是沒能下來。就是在下來途中,遇難了。這就帶來一個話題,如果以登頂為目標,這樣七次沒登上頂峰,那還登什么呢?我覺得這是個目標,不能實現但是一直在做,這種執著是非常可貴的。 另外,登山者是不是一定要登頂?這些能連續五次、七次還在登的,至少還活著的人,雖然沒登頂,但是還在嘗試做登頂的夢想和行動。如果他(她)說,我的人生追求就是這個,那這當然是很圓滿的,追求就是死而無憾。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想。顯然就有一個把握,就是你這種能力,不能登頂也要登頂的時候,往往最后付出的代價就是生命。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是非常佩服四次、五次、七次,沒有登頂還在登頂的人,因為他(她)們還活著,把夢想還在付諸行動當中。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講,登頂不容易,但既將登頂的時候,放棄更不容易。比如說2003年的時候,我們7個人登山,有3個人是沒能登頂,其中有兩個人在8300米、就要沖頂的時候,放棄了。但是這兩位放棄的人,分別在2005年、2007年登上珠峰峰頂了。所以,從人生的道路來講,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一次失敗不要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所以這是更多登山者得到的啟示。
我佩服中國軍人

王石說,他創建企業就是一種探險,從某種意義上成功了,正因為成功才給他創造了想做其他探險的空間。“所以從這個邏輯來講,恰好這種探險是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覺得更充實,才覺得我的成功很值得。同時,在探險當中,我的體會反過來,又進一步帶動企業往前走,讓企業也帶有一種探險,往前走”。

記者: 王總是軍人出身,我看你的書中一開始就提到了簡-斯馬茨,他是你崇拜對象嗎?
王石: 他應該是軍事理論家,崇拜他,還說不上。我崇拜的軍人,應該是美國的巴頓將軍。他有句名言:衡量一個人成功標準,不是看站在頂峰的高度,而是從頂峰跌到低谷的反彈力。這個我是很佩服的。但是作為軍事家來講,當然我更佩服中國的軍人,像古代的軍事家孫子,像現代戰爭的軍事家國民黨的軍人孫立人、共產黨的元帥林彪,我都是非常佩服。
記者: 之前,王總說過,希望中國最后一棟商業住宅是由萬科來蓋的,是什么意思?應該怎么理解你這句話呢?
王石: 萬科是專業化公司,專門從事專業化業務。現在在城市化的過程當中,專門從事專業化,做房地產和住宅開發,當然市場非常好。但是,總有一天,市場會有不好的時候,總會有一天飽和的時候,所以我們這個團隊, 有一些想法,看能不能在市場很好的時候,我們要開辟一些其他的行業?中國大城市住宅開發總有一天會飽和,但我要回答,最后一套住宅是萬科蓋的。實際上要表示,我們要專注、做專業化、心無二用,這樣我們才能做到最好。
記者: 最后一個問題,您下一步探險的計劃是什么?
王石: 我下一步打算去航海、環球航海,登山暫時告一段落。
記者: 祝您航海成功。謝謝你,王總。
王石: 不客氣。
后記

“王總,我看了《靈魂的臺階》,不錯。”

“你覺得汪建怎么樣?那個女的登山家王靜怎么樣?”

“汪建醫學造詣很深,而且年齡也不小了,在中西醫方面都有研究。王靜挺了不起的,一直在堅持,不放棄!”

“那你問吧。你問啥,我答啥!”

王石真是個辦事認真的人,幸虧我看了,不然就糗大了。

王石在逐漸遠離媒體。很多同行說,約訪王石太難了。而且也有報道,王石曾說過,萬科以后對外發言人是總經理郁亮,不是他了。

之前,也訪問過王石。我的感覺,和馮侖描述的幾乎一樣。馮侖認為,王石是那種符合君子三變的人,即“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的人,也就是看起來很嚴厲、正經,打起交道來,卻是十分人性、通情達理那種人。

而且王石越來越神了,感覺你做什么事情,他瞄一眼,就知道大概了,真是“儼然”。

由于我答對了王石的問題,他破例回答了我問的關于房地產和萬科的事情。要知道,王石最近幾年在公開場合是從不提有關房價問題的,他的騰訊微博和博客,只是說些花花草草、小貓小狗,一些看似閑情逸致的東西。

曲向東說,王石越來越像人文學者了。我看,王石越來越像哲學家了。

登山時,他總會帶著西班牙哲學家費爾南多-薩爾特爾的《哲學的邀請:人生的追問》。有空就翻看一下。他說,這本書他已經讀了三遍,還認真地進行了批注。

德國神學家卡斯培的《現代語境中的上帝觀念》,以及張曉梅的《舊約筆記》、何兆武的《經典七日談》,都是王石比較喜歡的書。

王石就是這個習慣,人走到哪,書拿到哪。登山時候也不例外,在休息的時候,很多人會出去走走、玩玩,想去邀請他,是很困難的。王石就會一頭鉆進帳篷,任憑任何人叫,都不會跟隨,他要專注和保持體力。同時,他認為,讀書是一種享受。(文/張沉)

轉載來源:騰訊大遼網財經獨家稿件 轉載請注明出處!

地址:大連市沙河口區會展路33號環球金融中心6L
郵編:116011 電話:0411-83729593 傳真:0411-83729593
備案號:遼ICP備12001767號-1
版權所有:@ 2010- DLJR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連金融網
江苏7位数18128期